欢迎来到中国民主促进会重庆市委员会!  今天是:
欢迎第5953156位网友
刘占芳讲述重庆大学前世今生
从奠定新中国石油业基础到上月球“种菜”
来源:上游新闻      作者:谭柯      时间:2019-03-20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624

讲述人档案:

刘占芳,民进会员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重庆市委会副主委、重庆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副院长刘占芳。联邦德国洪堡基金获得者,重庆市巴渝学者。现任非均质材料力学重庆市重点实验室主任,教育部力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,中国力学学会理事,中国力学学会计算力学专委会委员,重庆力学学会理事长。

获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国防预研基金一等奖1项,建设部华夏建设科学技术奖三等奖1项,发明专利3项。


重庆大学档案:

重庆大学早在民国时期就是中国最杰出的国立大学之一,建国后以“建筑老八校”闻名。1929年刘湘创办重庆大学;1935年批准为省立大学;抗战期间和西迁的中央大学合作办学。1942年更名为国立重庆大学,成为有文、理、工、商、法、医6个学院的国立综合性大学,1960年成为全国重点大学。

改革开放后,学校大力发展人文、经管、艺术、教育等学科专业。2000年,原重庆大学、重庆建筑大学、重庆建筑高等专科学校三校合并组建成新重庆大学,使得一直以机电、能源、材料、信息、生物、经管等学科优势著称的重庆大学,在建筑、土木、环保等学科方面也处于全国较高水平。

截至2018年9月,重庆大学设36个学院,本科专业96个,覆盖理、工、经、管、法、文、史、哲、教育、艺术10个学科门类。在校生47000余人,其中研究生19000余人,本科生25000余人,留学生1800余人。

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重庆大学(下称重大)成立90周年。

在重庆大学学习、工作了31年的刘占芳,见证了重大由机械、电气等传统优势专业向航空航天等前沿科技专业发展的过程。

现在的重大不仅传统专业在全国高校占优,而且也出现了如在嫦娥四号首次登陆月球工程中成功“种植”蔬菜这样的重点实验室。

重庆大学开设了全国第一个石油专业,为中国石油业的发展起到巨大作用。


卖猪卖粮筹建重庆大学

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当大学在各个城市兴起的时候,重庆也想要建一所自己的大学。

“早在1925年冬,巴县议事会议长李揆安提出议案,倡议筹办重庆大学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,因为当时建大学热在全国兴起,重庆人也想办一所重庆人的大学,满足重庆人的求学愿望。

然而,李揆安虽然在《申报》发表了建议,并以十二年房捐及本年公债半数为开办费、附加渝关税为经常费,但整个办学经费依然不足,这一搁就是数年。

1929年夏,一批在成都大学任教的川东籍教授回到重庆,联合工商界著名人士朱叔痴、汪云松、温少鹤、李奎安等,成立“重庆大学促进会”,并向驻重庆的国民革命军21军军长、四川善后督办刘湘建议筹办重庆大学,得到刘湘赞同,使得重大的筹办得以加速。

随后,筹委会就重庆大学开办的日期、经费、校址、招生及聘请教授等问题,进行了多次商讨。当年9月,召开重庆大学第一次校务会议,讨论成立招生考试委员会,并决定了考试时间及准备开学的各项具体事宜,决定立即在菜园坝临时校址招收预科生文、理两班先行开课。

1929年10月12日,重庆的第一所大学——重庆大学在菜园坝杨家花园正式开学,标志着重庆大学的正式成立,也标志着重庆人的大学梦成真。

10月23日,重庆大学筹委会常务委员会讨论通过,推选刘湘为重庆大学首任校长。

“我喜欢经常到校史陈列馆去看看,重大创建者们的精神我特别钦佩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,重大从构想到开办,在无人、无钱、无地的情况下只用了4年时间,可谓"神速"。

没有钱,乡绅们有的卖粮、有的卖猪,一些市民甚至将买油买盐的钱捐了出来。

没有场地,菜园坝杨家花园驻扎了一个团,那就让军队让地方,用来办大学。当时是军队的操练声和读书声混合在一起,但却互不干挠。

1933年迁至重庆市沙坪坝嘉陵江畔,截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,已发展成为一所具有文、理、工、商、法、医等六大学院的国内外知名综合性大学。


从五科全国重点到月球成功“种菜”

“重大的快速发展从1952年开始驶入快车道,成就了重大机械、电气、动力、釆矿、冶金五大全国高校知名品牌专业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,1952年重大的文、理、商、法、医五个学院及工学院中的土建系、化工系等被调整到其他高校,经并入其他高校的部分工科专业后,重大成为一所以机械、电气、动力、采矿、冶金等学科专业为主体的多科性工业大学。

1960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大学。截至1966年,全校共有6个系,15个本科专业。

2000年5月,原重庆大学、重庆建筑大学、重庆建筑高等专科学校三校合并组建成新的重庆大学,使得一直以经管、机电、能源、材料、信息、生物、经管等学科优势而著称的重庆大学。

“机械、电气、动力、釆矿、冶金五个专业成为重大重点建设的学科,经过几十年年的努力,这五个专业成为了全国高校中‘响当当’的专业。”

刘占芳向记者讲述了一件趣事,2009年,中科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力学所学术委员会主任白以龙到重大访问,在参观重大校史陈列室时,忘情惊呼:“没想到重大在在机械、电气、动力出这么多人才。”在这里,他不仅看到他岳父——数学家柯召在重大任教的成果,还了解到他们行业不少专家学者都来自重大。

“这些年来,重大除了加强传统优势专业的建设,还加大了前沿专业的建设力度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,去年嫦娥四号首次登陆月球,令人关注的是,嫦娥四号搭载了由重庆大学牵头研制的生物科普试验载荷(以下简称科普载荷)项目登月。

该项目将在月球背面开展生物生长试验,构建太空生态系统试验。科普载荷搭载有6名“神秘旅客”,分别为马铃薯、油菜、棉花、拟南芥、果蝇、酵母。其中,植物生产氧气和食物,供所有生物“消费”;作为消费者的果蝇和分解者的酵母,通过消耗氧气产生二氧化碳,供植物进行光合作用。1日3日,太空传回的10余张照片显示,月球种菜成功。


中国石油业从重庆大学“启蒙”

马寅初、李四光、柯召、卢作孚、冯简、艾芜……这一个个响亮的名字,无不与重大相互依存。

“重大对国家的贡献,就从这些在重大工作过的人身上可见一斑。”刘占芳告诉记者,重庆大学90年前开办,便提出“研究学术、造就人才、佑启乡邦、振导社会”的办学理念,在90年历史中,人们无一不是按照这个理念办学、治学。

“在当时商业氛围还不是很浓的情况下,重大商学院开启了中国人从商经商的理论先河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1937年7月,马寅初辗转抵达重庆,于1938年受聘于重庆大学,并一手创办了重庆大学商学院,自任院长兼教授。  

新中国建立后,他曾担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、浙江大学校长、北京大学校长等职。其著作《新人口论》作为“计划生育”基本国策的理论基础,对我国的经济、教育、人口等方面有很大的贡献。

“新中国石油业发源在那里?在重大。”

刘占芳说,1944年,李四光携家来到重庆。当时的中央大学要聘请他去讲课,并一定要请他主持中大地质系,被他坚决拒绝。

他主动到重庆大学去讲课,因为重大是他最得意的学生朱森教授执教的地方。  

在重庆,周恩来曾两次会见李四光,周恩来对李四光作了高度的评价,说他是中国人民的光荣。李四光对周恩来也十分敬佩,他对家人说:“我看到了周恩来先生,我在他身上产生一个最大的感觉:中国有了共产党,中国就有了希望。”

“1944至1946年,李四光在重庆大学教授期间,在重庆大学开设全国第一个石油专业。”

刘占芳说,对中国石油产业贡献最大的是李四光,他率先提出了中国有油的观点,并坚持不懈探索,而重大,则在全国高校中第一个培养石油人才,这为建国后中国找油、釆油奠定了坚实的基石。

不仅是李四光对中国石油贡献巨大,另外两人功劳也不小。

刘占芳告诉记者,中国石油“微观渗流”理论提出者、油田开发专家郭尚平,1951年毕业于重大矿冶系,我国最早按正规设计开发克拉玛依油田开发的主要设计人,而且还是松辽(大庆)油田开发参与者。

另一位工程院院士邱中建,中国署名石油地质学家,1950年进入重大地质系石油地质专业毕业,因工作需要提前一年毕业后,成为最早进入松辽平原找石油的人,后来还参与胜利油田、塔里木油田开采的参与与者。


校友任正非是重大学生的“励志榜样”

“重大毕业的学生在世界范围有影响力的也不少,他们是共和国建设发展的重要力量,比如任正非等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,任正非等人己成了重大学生的“励志榜样”。

华为曾在创业初期时,就在思科、阿尔卡特、诺基亚等世界巨头环伺下,立下了“世界电信设备供应商未来三分天下,必有华为”的誓言。

1963年任正非就读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(已并入重庆大学),毕业后就业于建筑工程单位。筹资数万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,1988年任华为公司总裁;1994年参加亚太地区国际通讯展,获极大成功;1996年大规模与内地厂家合作,走共同发展的道路。

刘占芳告诉记者,目前,任正非是重大校友总会名誉理事。

“唐立新,是重庆大学计算机及自动化系81级校友,全国知名的企业家、教育家与慈善家。”

刘占芳告诉记者,唐立新大通过自主创业,而今己是新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、成都数码广场董事长、上海新尚数码广场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成都新尚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2014年10月24日,唐立新在重庆大学85周年校庆宣布捐赠人民币3亿元,为母校新建一栋信息博览大楼,刷新了中国国内大学校友一次性捐赠的新纪录。

不仅如此,唐立新还向四川大学、浙江大学等多所高校捐款。


对话:我的成长就是重庆大学发展“缩影”

记者:从重大学生到重大的博士生导师,重大对于你意味着什么?

刘占芳:1988年考博进入重大,在重大的31年。个人的发展和学校对学术孜孜不倦的追求氛围,学校对每一个人的包容性密不可分。我的成长就是重庆大学发展的“缩影”。

记者:你对重大的有怎样的评价?

刘占芳:我认为,重大可用几个词概括:

专一。1952年专业调整后,重大专心于专业发展,使机械、电气、动力、釆矿、冶金等专业在全国知名,也培养了李晓红、鲜学福等院士。

包容。重大是在重庆人省吃俭用办起来的,包容性强。如我,在读博时被送到德国深造,在刚当教师时,又作为交流学者到国外学习。

与时俱进。重大的五大专业全国有名,后来建院并入后建筑专业全国也有名气。但重大不躺在成就的船上,而是与时代同步,比如近年来航空航天业的发展,2013年,学校以力学学科为主成立了航空航天学院,建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。升空探测实验室,成功地在月球种菜。

记者:重大对你影响最深的是什么?

刘占芳:90年前建校时的校训:研究学术、造就人才、佑启乡邦、振导社会。说真的,31年前进入学校,便被16字校训震动。我现在无论在哪儿做报告,都要讲这16个字。 

责任编辑:谯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