摆渡人

来源:民进渝中区委会|作者:李元林|时间:2022-10-11 11:03:18

摆渡人用船把人从河岸的一边送到另一边, 帮助他们走上新的路途。我的人生行程也有如行船,离不开摆渡人,是他们使我有幸和民进结缘。那些难忘的故事,犹如涓涓甘泉滋润我的心田。

重庆直辖那年,我被选为市政协常委。我教书十多年,没有这方面的阅历,一下子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,倍感意外和突然。

进入政协,给我上第一课的,是政协主席张文彬。他在常委大会上说:“政协的职责是参政议政,不能只挂个名,要认真履职。开会尽量不请假,常委没有副常委,市长还有副市长,你一请假,谁来顶你?北京政协委员小品演员潘某某,不写提案,不参加活动,结果政协请他离职,部队也要处分他,这个大明星就认错了。”

这番话给我带来压力,我的教学任务和行政工作较重,怎么挤出时间去完成新的任务?怎么去履职?

列席人大会议期间,我偶遇人大副主任彭复生,我谈起绿色环保问题,彭主任很感兴趣,说他正在调研这方面的课题,准备给全国人大写议案。他问起我的组织问题,建议我要参加一个党派,便于发挥作用。旁边的人给我介绍彭主任以前是四川民进的老主委,很有学识和声望。我并不了解民进和民主党派,不知道他们的性质和作用。彭主任随口吟了一句古诗:“马有千里之程,无骑不能自往”。

我们常委小组中有一个副主席窦瑞华,是重庆邮电学院副院长,在美国做过访问学者。正巧是重庆民进主委,很受人尊敬。我听过他表演的四川方言《医驼背》,说一个江湖医生把驼背夹在两块门板中踩踏,结果驼背伸展了,人却死了,听的人哈哈大笑,心里都明白,做事要讲究方法和效果。他还会唱川剧,给人摸脉,是个百事通,和群众“零距离”。有一次委员活动,窦主委邀我一起打牌,我砌牌很生疏老是倒,窦主委说:“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”。 委员活动中,民进秘书长许大福找我攀谈,他也是教育出身,说起民进很自豪。他说窦主委举旗很不错,眼前民进需要增添新生力量,欢迎我加入。问我有什么想法,我说:“和你们在一起我感到有归属感。”

每年政协都有大会发言,这是汇聚智慧的大交流。有一些故事和花絮,这次的特点是出现“三大讲嘴”:第一是民进会员特级教师曾庆宇,第二还是民进会员力帆老总尹明善,第三是民盟盟员重大教授雷亨顺。他们的发言直击听众心灵,他们讲望子成龙的问题,民企发展的问题,生存坏境的问题,都是民生实事,都是群众关注的刚需热点,会场掌声不断。文彬主席喜出望外,开局就出现崭新的局面。两位民进会员的发言非常出彩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

第二年我们小组酝酿大会发言。大家推举一所重点中学校长发言,“重点”学校引人关注,他并不推辞。我按程序请他把发言稿在小组过一下,他说不用稿子。他过于自信让人有些担心,曾庆宇老师说谨防“砸锅”哟。 他果然到时放了一炮。他去说敏感的赞助费问题,在一片质疑声中他极力申辩说:“有人说我乱收费,我是重点中学,家长要择校,我只好增加班数,招聘教师,增添设备,这些钱该谁出?税务局还来收我的税,我陪着笑脸请他们吃火锅。大家知道吃大餐就要比吃大排档多花钱,你读不起就不要来!”他说到这里很生气,会场乱起来,有人起哄,有人喊他下来。当时社会上把学校乱收费说成是“眼镜蛇”,学校办学困难倒倒苦水可以理解,但发泄怨气,不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,于事无补,又让人反感。

第二天大会女秘书找到我,我是组长。她说一晚上没有睡觉,文彬主席很生气,把关不严,叫我们写检查。我说实在无法审查他的稿子,她说下次大会请你来讲,不能再捅漏子了。

接着,又有人找我谈话,是市委统战部党派处领导,我有点紧张,结果谈的是我的组织问题。他们说:“国家实行的是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,民主党派是参政党,为搞好政治交接,急需补充一批骨干力量。根据你的条件,民进和市教委都推荐了你,本来你已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不过你到民进去也是为党工作。”我当即表示应允。因为党和国家扩大了民主党派的参与范围,为他们知情出力创造了更多的条件。民进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,会员们因为有“立会为公”的信仰,在参政议政的舞台上很活跃,而且都是一些精英和很好的同伴,给我很大的激励和认同感。从此我的人生开始新的定位,进入更加广阔的领域。

回到政协大会引发的教育热点问题,教育投入不足,高额学费群众负担不起,这一矛盾怎样解决?好在窦瑞华副主席带了我和几个人到区县考察城市和农村教育现状,针对“普九”缺口、拖欠教师工资等情况,形成了一份报告给市委。下一年我就增加教育投入,规范学校收费,实施均衡教育减少择校的建议在大会发言。委员们给我鼓掌,说我的发言很精彩,我明白,我的人生因民进而精彩。

会前窦主席审阅了我的发言稿,又请曾庆宇老师听我试讲。她说:“这几个问题抓得好!你是我们民进的好苗子。”她告诫我说不要埋头读稿,要注意听众的反应,水分要挤干,只要干货。发言限时5分钟,如果不能开门见山说到点子上,听众就要换“频道”了。曾老师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。这个经历真让我学到不少东西。会后窦主席很高兴,他书法很好,我趁机请他送我一幅墨宝,他后来送给我一幅中堂,上书:“育人兴国运,参政为民生”。这是对我的极大勉励,我把他挂在客厅,时时瞻仰。

窦主委主政后非常重视传统教育,特邀彭复生老主委主持每年的新会员会史培训。彭老满腹经纶,对民进的历史如数家珍,新会员们兴致盎然。通过培训,他们知道了多党合作政治制度是中国的伟大创举;知道了马叙伦、雷洁琼等前贤与国民党反动派抗争的事迹;知道了民进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争取民族独立、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的伟大事业;知道了民进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、肝胆相照、荣辱与共的耀眼篇章。窦主委每次到会讲话都生动有趣、提纲挈领、振聋发聩,他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:“参政议政是民主党派的命脉。”这句话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。我在会上说了一点心得:“我们这一代要薪火相传,继往开来,不负时代。”

以后,我在工作中注意搞好组织建设和建言献策工作,发挥民进优势助力渝中经济振兴。我每走一步都得到组织的关心和指导,我热爱民进,永远铭记我人生路的摆渡人。

作者:李元林

责任编辑:文明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