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中国民主促进会重庆市委员会!  今天是:
欢迎第5373524位网友
归途
来源:民进大渡口区委      作者:刘瑛      时间:2017-09-27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108

列车穿过巍峨的群山,

窗外飘过茂密的丛林,

林间藏着低矮的房屋,

屋里散着简陋的陈设……

 

我似乎看到:

猫狗牛猪横在惺忪的角落,无精打采,

鸡鸭虫鸟闲在呵欠的树荫,意兴阑珊,

没有任何风吹草动

来惊扰这炎夏午后的蒸腾和静谧。

 

我似乎还看到:

深蓝色的汗背心,

背心上大大小小的窟窿,

和窟窿透露出的胳膊的黝黑。

 

黝黑的中老年男人,

摇着蒲扇,

静坐在屋后崖边的洞穴口。

吞烟吐雾,沟壑纵横的脸,

扑朔迷离,干涸呆滞的眼——

 

纵横在孤陋空阔、烟火寥落的面前,

沟壑在雄心和双腿都难以抵达的天边,

扑朔在每一天如同一天的过往,

迷离在毫无悬念的未来……
     

他不知道有

山峦的另一边:

 

列车绕过雕琢的园林,

窗外掠过凝固的水泥,

水泥裹着矗立的钢筋,

钢筋兜着淡定的冷机。

 

洋房别墅,鸟语花香,

高楼耸立,错综立交,

亭台楼阁,恢宏廊桥,

车水马龙,满目琳琅。

 

目光与腿脚一样的从容和麻木,

神情跟步履一样的饥渴和慌张,

是否,

每一天就是这样的两队生灵

星罗棋布在这滚烫的大石板上

穿梭游离,变换整顿,

猎取属于自己的秀场?

梦想着别人口中轻而易举的梦想?
      猖狂着自己心里引以为豪的猖狂?

 

风驰电掣,呼啸而过,如同

凄苦与繁华,都会经过,

暑热和寒凉,也只是经过。

抛在身后的,

无论刻骨铭心还是烟消雾散,

无论爱不释手还是求而不得,

都被时间列车轻描淡写地一闪而过。

不知那些平静着的喧嚣的灵魂

以及这些企盼着的冷漠的脚丫,

是在奔赴还是在逃遁,

于家的方向? 

 

终于通往家的方向!

其它任何地方,都叫天涯!


责任编辑:文明

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0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