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中国民主促进会重庆市委员会!  今天是:
欢迎第9745815位网友
又是一年端午祭
来源:民进江北区委会      作者:陈丽      时间:2020-06-29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98

当时间在流动的时候,自然中美丽的景观固然能撼动我们的心,但人文里时常被忽略的东西,也一样能震荡我们。想在端午这个特定的节日来做一场祭祀,必定有许多特定的元素,也必定有许多特定的情感。


(一)

彩线轻缠红玉臂,小符斜挂绿云鬣。佳人相见一千年。 

——宋·苏轼《浣溪沙·端午》


留出一个下午,泡一杯清茶,轻啜淡香小许,静置一侧,倾听香页上那静静的文字。望见了绿荫,听清了流水,间或忽见武陵人之桃花源。雾雨纷飞,继而掩卷,若有所听,若有所思,若有所忧。边城,一座沉默的城,一座质朴的城,一座宿命的城,从开始到结束似乎都在默默的隐忍着什么。在那个使人梦萦魂牵的边城,端午节像一个老者在讲述那条渡船的故事。翠翠,这个像观音一样的女孩子,就是这座城的化身,从恋上了那个在梦中可以用歌声将她带到很远地方的摊送开始,她便选择了沉默。虽然内心起伏不定,表面却始终如一。是在那一年的端午认识了摊送,是在又一年的端午展开了车路与马路的比赛,又是在一年的端午疼爱她的祖父在雷雨夜里去世,天保淹死,白塔坍塌,默默相爱的青年恋人离去。翠翠依然重复着母亲的命运,惟有等待, “那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,也许明天就会回来”。用最纯朴的爱情,最孤独的方式来祭祀端午这个悲伤的日子,也许真的要等到一千年吗?轮回的不仅是佳人的梦,也是小城爱的结局。从来没见过这种爱的方式,当我踏上凤凰的青石板路时才发现自己的心是那么的疼,当我吃着别具苗族风味的粽子时才发现自己的爱原来那么的深。


(二)

节分端午自谁言,万古传闻为屈原。 堪笑楚江空渺渺,不能洗得直臣冤。 

——唐·文秀《端午》


穿过世事浮华,走过凄凉无奈,跨过沧海桑田,想在一望无边的汨罗江畔做一场端午祭祀,只为披发行吟河畔的屈子。楚国的落日染红眼前的汨罗江,子兰谗言,郑袖内惑,人民如涸辙之鲋,喘息挣扎。楚国灭亡之时,也是他命尽之刻。他把政治家的身份远置于诗人之上。“人谁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者乎?”生不为诗人,死的方式却是诗人的。屈子,当你纵身跃入汨罗江的那一刹那,我想你的心境一定是宁静如水的。静静流淌的汨罗江就这样默默地收留了你,你感到了江水的温暖,你有一种被融化了的感觉,你成了江水的一部分。你的名字昭示着一种决裂和捍卫的开始,自此,这一脉心灵的清流汩汩流淌,从汨罗江流过漫长的岁月,一直流到今天。“竞渡深悲千载冤,忠魂一去讵能还。国亡身殒今何在,只留《离骚》在世间。”空渺渺的不仅是楚江这水,更是我端午流下的泪,这千百年来难道只为一个屈子?


(三)

问明年此夜,一眉新月,照人何处?

——宋·卢祖皋《小龙吟·淮西重午》


绿绿的粽叶,香香的糯米,层层包裹的是一颗颗小红枣,渗出的却是外婆浓浓的爱,我常常想起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。想起一些人时,总感觉自己的生命是切成一段段的,每一段都和一些人联在一起;没有这些人,生命似乎也就苍白贫乏,没有着落。那一天,环坐在外婆的怀里全然没有岁月的流逝,有的是童年的欢愉与安心。那一天,拿着外婆亲手做的小米粽,甜在嘴里的就是外婆浓浓的爱。如今人去楼空、物是人非,那天国的一边不知外婆还会不会做小米粽?其实爱很简单,没有额外的东西,只是全心的付出和接受。又是一年端午,我想做一场祭祀,来祭那份沉沉的思念。


又是一年端午祭,我虔诚而坚韧地告诉自己:认真做人,认真生活!

责任编辑:文明